LOGO

愚蠢的犀牛

2013年,几个摄影师和设计师决定不再继续忍受国内的劣质印品了,于是创立了一个全新的品牌,这就是犀牛的前身,虽然那时候还不叫犀牛。事实上,这些二十几岁的年轻人,在那个时候对于这个古老的行业毫无经验。所有一切,都不得不从零开始学习和摸索。

经历了几十家印刷厂的合作,经历了几百上千次的笨拙实验,这些年轻人最终决定选用一种速度奇慢、价格奇贵、但是画质和精度无可比拟的印刷方式:艺术微喷(Giclee Print)。

Giclee一词源于法文,表示“喷”的意思。艺术微喷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美国兴起,后期由于Epson公司在这个领域的强力研发,使得这个技术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准,不仅可以获得极高的画质精度、极其真实的色彩还原,而且,在使用其原装印墨和纯棉无酸介质的前提下,可以保存上百年而不褪色。

艺术微喷也因此奠定了其收藏级输出的王者地位,包括巴黎卢浮宫博物馆、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、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、北京故宫博物馆等一大批世界级的艺术馆,都把艺术微喷作为名画复刻和高端影像输出的首选。

由于Giclee所需的原装印墨非常昂贵(每毫升的单价超过血液),在那个时候,在国内只有极少数知名摄影师,在参加国际比赛的时候,才会用Giclee来输出自己的作品;而在消费级的相册定制行业,面对相册售价平均只有50~150元的现实,没有公司会愚蠢到使用艺术微喷来做这件事。

而改变历史的,总是一帮愚蠢的年轻人。

悲伤的犀牛

从那时候开始,经历了三年多的孤独的发展,为数万个小众客户提供了基于艺术微喷的高品质印品之后,我们终于对这个行业积累了足够的认识。到了2015年末,使用艺术微喷来做相册定制的中国公司依然屈指可数,最畅销的相册依然是某宝上49元还包邮的所谓高级相册。这时候,我们觉得应该改变一下自己了。既然是一个优秀的产品,就不该总是这么静悄悄的。

然后我们发现,我们居然连一个中文的品牌名都没有,怪不得总是这么静悄悄。于是我们开始考虑给自己起一个中文名字,在经历了很多轮的讨论之后,我们依然没有很好的选择。

直到有一天,我们看到一个新闻:有一种动物叫做北方白犀牛,简称北白犀,地球上现在只剩下5头了,都位于捷克的Dvur Kralove Zoo。其中只有1头是雄性,面对这种即将灭绝的风险,捷克政府安排了40名荷枪实弹的武装守林员,为这5头北白犀提供全天候的贴身保护,防止被偷猎分子捕杀。

正如你所意料的,这头悲伤的北白犀,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无法描述的奇特共鸣。正如这些荷枪实弹的守林员一样,我们也在努力守护着我们心里的最后一头北白犀。于是我们决定把自己叫做「犀牛印社」,logo的设计也是以它们的身体作为原型。

为了降低这些北白犀在偷猎者眼中的价值,捷克政府主动把犀牛角给割掉了,正如你在照片里看到的那样。不过我们的logo里,还是保留了它们的角,这是它们最强的武器,也是它们最弱的软肋。

我们需要什么人?

我们为很多客户提供服务,但我们依旧是一个很小的团队,小到你可以完全参与到每一个流程中,从印品设计、装帧制作、工艺研究,到材料筛选、包装设计、物流运输,甚至到排版设计、网站系统、电话客服......等等,每一个环节,你都可以跟我们一起努力,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我们眼里的最好。

什么是我们眼里的最好?我们眼里的最好,并不是做出全世界最高品质的印品,因为做印品不是奥运会比赛,即使砸下几千万打造出了一件全宇宙最强悍的印品,对于普通人也没有什么意义;最难的部分其实是,如何让足够优质的印品,可以被大部分人用可以承受的价格购买到。

正如很多前沿的高科技,科学家们可以在实验室里做出非常厉害的样品,但是如何让这种样品可以稳定量产、然后把成本降到普通人也能买得起,这才是最考验团队能力的工作。犀牛的使命就在这里,我们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方式实现:普通人只要省下一顿饭的费用,就可以定制一件很高品质的印品。

我们希望你不仅是一个爱纸的梦想家,而且还是一个勤奋而耐心的实干家。你会在老同事们的带引下,学习现有的印务流程,并学会用你的双手制作出让你自己感到满意的印品,签上你的名字之后再寄送给客户。每一个工作日里,我们都需要你思考一个问题:如何在可控的成本范围内,让人们获得更高品质的印品?

这是一个需要每天跟纸张和手工打交道的工作,需要你有充分的耐心和专注的力量。同时,我们希望你是一个固执的人,你无法容忍瑕疵,更无法容忍看到瑕疵却不去改进。

犀牛位于杭州钱塘江畔。这里可以提供的,不是一份很牛逼的工作,只是一个不断取悦自己的机会。

如果你认为自己是我们要找的人,请联络:hi@rhinopress.net 并说服我们给你面谈的机会。